IB中文:文学作品中次要人物的作用(下)
2021 年 5 月 21 日
在小说、叙事散文、戏剧文学作品中,人物是非常重要的要素。主要人物是作者浓墨重彩描写的结晶,而次要人物也往往不容我们忽视。上篇文章中,我们介绍了IB文学作品分析中次要人物的两种作用,一个是从人物塑造的角度来说,通过次要人物的侧面烘托,让主要人物个性更加鲜明;另一个是从情节结构的角度来说,通过次要人物的牵线搭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经过对上篇文章的复习,相信IB考生对次要人物的作用有了更深的理解,今天我们来介绍其他两种重要作用。
三、再现生活现实,揭露社会弊端
多数作家常常通过次要人物来反映社会现实。如果把主要人物看做“点”,次要人物就是反映社会现实的“面”,他们为主要人物的活动搭建舞台,例如《变色龙》中广场上的人群,《范进中举》中的众乡邻,《孔乙己》中酒店的客人。他们或冷漠,或势力,或喝酒……为我们展现了一幕幕生活场景,描绘了一幅幅生活画卷。虽然次要人物在作品中笔墨不多,但是通过他们展现出了气象万千的社会画,搭建出宽广深远的社会背景。
短篇小说《孔乙己》
鲁迅的回忆性散文《藤野先生》中,开篇描写了到日本东京留学的“清国留学生”们“精致时髦”的头型,“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日俄战争影片中,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中国人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军捕获,要枪毙了。观看影片的一群中国人“万岁!”拍掌欢呼。作者目睹了本该肩负着“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清国留学生”们醉生梦死,使鲁迅在思想上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从而下定了弃医从文的决心。文中这次着墨不多的次要人物为我们勾勒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民众愚昧、麻木的社会现状。更使他深感医学只能解救病人肉体的苦痛,要真正解救自己的民族,首先要救治人的精神,即唤醒民众的觉悟。
散文《藤野先生》
老舍的《骆驼祥子》在塑造祥子悲剧形象的同时也刻画了当时社会的各个阶层、各色各样的次要人物:最底层的穷苦百姓、烧杀抢掠的兵匪、敲诈勒索的特务、唯利是图的车主老板、因饥饿而生活堕落的小福子……这些各具特色的次要人物为我们描绘了一幅阴冷灰色的小市民生活图景,真实再现了军阀割据时代的社会生活环境,从而揭示了祥子悲剧命运的社会根源。
长篇小说《骆驼祥子》
四、从主题上:深化主题,画龙点睛
文学作品中的次要人物不仅和主要人物息息相关,也和作品的主题思想密不可分。作者对次要人物描写似乎轻描淡写,实则包含了厚重的力量,既增添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又起到了深化主题,画龙点睛的作用。
《无名的裘德》小说中第六部分第十章中,韦尔伯特再次出现在将死的裘德面前,他的出现并不是为救裘德而来,他出现只是觉得有利可图,可以在裘德临死之际再捞一笔钱,顺便看看裘德的妻子阿拉贝拉。作者哈代没有让裘德静悄悄、孤独地死去,而是特意安排韦尔伯特出现在裘德的弥留之际,讽刺他一生无奈的反抗:他渴求知识,他要获得高等教育,然而得到的却是“让他不要痴心妄想,安守自己的本分。”,裘德的反抗换来的却是四个儿子的惨死。韦尔伯特在当时社会,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反抗社会,不反抗制度,但却利用社会的漏洞,为自己谋利。韦尔伯特在小说结局与阿拉贝拉整天忘乎所以,纠缠在一起,完全不理会可怜的裘德,两人甚至在裘德去世当天,还去看了欢快的音乐会。反抗的裘德最终还不如韦尔伯特活得幸福,自由自在。韦尔伯特的放纵与裘德的悲惨命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掷地有声地批判了维多利亚时期社会阶层秩序的僵硬和荒谬,扼杀了不仅仅是裘德这样的年轻人,而是所有中下阶层对生活的的希望和理想。在次要人物韦尔伯特身上,裘德的悲剧色彩愈加浓烈,小说的主题也得以深化,升华。
小说《无名的裘德》
小说《范进中举》中对次要人物的描写更加活灵活现,中举前,乡邻对范进漠然置之,中举后乡亲们拿来酒、米、鸡蛋等物品款待报录人,甚至还有乡绅送房子,展现了当时的社会风气:对有钱有势的人极力巴结,对无钱无势的人冷漠无情。这些趋炎附势的次要人物,正是对封建科举制度最深刻的讽刺。
小说《范进中举》
德国诗人海涅说过:“在一切大作家的作品里没有所谓的配角,每一个人物在它的地位上都是主角。”无论在小说、叙事散文还是戏剧中,次要人物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IB考生分析文学作品的人物形象时不仅要分析主要人物,也要着力分析次要人物的作用,从而更好的提高自己的文学鉴赏程度。

上期内容:文学作品中次要人物的作用(上)

马上免费注册1对1中文体验课!
请填写表单,您将免费得到一节1对1中文体验课和多本学中文电子书。
国家/地区

search no result

点击注册按钮,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服务条款隐私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