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中文:文学作品中次要人物的作用(上)
2021 年 5 月 14 日
IB中文要对文学作品进行分析,分析的角度是多样化的,人物是一个很重要的要素,人物分为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主要人物是作者浓墨重彩描写的结晶,鉴赏一篇文学作品时,主要人物常常是我们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品读的对象。另外,还有一些着墨不多的次要人物,和主要人物、故事情节、生活环境等组成和谐统一的有机整体,共同实现着作者的创作意图。他们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对情节的推进、主要人物的刻画、主题的揭示等都有不可或缺的作用。今天我们讲讲次要人物在文学作品中的主要作用吧。
文学作品
一、从人物塑造上:侧面烘托、个性鲜明
文学作品中,有时为了让主人公的性格更加鲜明,常常采用通过次要人物侧面描写的手法,或者是正面衬托,亦或是反面陪衬。换句话说,在作品中主要人物是红花,次要人物就是绿叶。次要人物能够将本来单调的故事情节烘托得精彩纷呈,凸显人物性格,表达思想感情,使主要人物形象更加鲜明。
契诃夫短篇小说《变色龙》中,警官奥楚蔑洛夫在广场巡逻时,偶遇“狗咬人”案件,并审理案件。奥楚蔑洛夫是该小说的主人公,其下属——巡警叶尔德林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次要人物。纵贯全文,有关他的动作描写仅仅有“端着一个粗箩,上面盛满了没收来的醋栗”,给警官奥楚蔑洛夫脱、穿军大衣。语言描写有:“好像出了乱子”和两次对狗的来历进行判断。作者对其着墨不多,既体现了叶尔德林的顺从、驯服。又从侧面烘托了主人公奥楚蔑洛夫的颐指气使、蛮横跋扈、专横多变的性格。另外,小说《变色龙》也被改编成了剧本,该作品也同样可以以戏剧体裁来分析。
小说《变色龙》
《无名的裘德》是英国作者托马斯·哈代创作的长篇小说,小说讲述了乡村青年裘德一生的悲剧。该小说中的次要人物,江湖郎中韦尔伯特在故事中对主人公起到了侧面衬托的作用。
小说第一部分第四章中,描述了韦尔伯特与裘德之间的对话。裘德是个积极进取、渴望知识的小孩,为了避免孤独之感,他与韦尔伯特结伴而行。在和韦尔伯特聊天中,裘德一直保持着好学之心,当得知学习拉丁语和希腊语需要先看语法书时,裘德非常激动,想要尽快拿到书自学。韦尔伯特看透了裘德的心,于是利用裘德的单纯善良,引诱他帮忙宣传各类药品,届时会把语法书当做报酬。两人的对话中,韦尔伯特几乎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例如,为了博取裘德的信任,韦尔伯特故意说:“两个星期后的今天,也是这个时辰——七点二十五分,我将准时经过这儿。”对于一心想要获取知识的裘德来说,听完这些话他坚信自己两周后就能得语法书,于是更加卖命宣传药品。哈代通过描写韦尔伯特各种江湖手段,欺骗性语言,刻画了一个满嘴谎言、唯利是图的江湖郎中,但也侧面衬托了主人公裘德的善良、渴望知识、勤劳的个性。
小说《无名的裘德》
二、从情节结构上:牵线搭桥,推动情节发展
在文学作品中,多个事件的过渡或者发展都离不开次要人物。他们或者制造矛盾,丰富情节,使故事跌宕起伏;或者充当角色,把故事的相关情节自然地交融在一起,推进情节的发展。
《变色龙》一文便是次要人物不断地制造矛盾,使得故事情节发展并逐渐进入高潮的。警官奥楚蔑洛夫在广场巡逻时,偶遇“狗咬人”案件。此时传来狗叫声、人喊声和木柴场门口聚集着的一群人,这些次要人物的出场促使了故事情节的开始。在此情形下,奥楚蔑洛夫“必须”断案。因为不知道狗主人是谁,他第一次判定:处死狗,惩罚狗的主人。“这条狗像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次要人物的短短一句话便让情节急转之下,奥楚蔑洛夫第二次判定:狗是无辜的,是被咬人——赫留金敲诈。此后,次要人物反复出现,或是群众,或是巡警叶尔德林,或是将军家的厨师,在他们关于狗主人的反复揣测之下,奥楚蔑洛夫的判定也随之改变,故事情节也随之发展延伸。
小说《变色龙》
丁西林的独幕戏剧《三块钱国币》讲述了大学生租客杨长雄与女房东吴太太围绕女仆李嫂该不该为不慎打破的一只花瓶赔钱的而展开的激烈辩论。戏剧开幕便是次要人物女仆李嫂擦拭吴太太的东西,“啪”一声,她不小心打破了一只花瓶,吴太太要求李嫂赔钱,李嫂说:“我没有钱,我是穷人。”李嫂不小心打破花瓶、没有钱赔偿是矛盾冲突的开始,充满正义感的大学生租客杨长雄为李嫂打抱不平,为此与吴太太开始激烈的争辩,推动了整部剧的故事情节发展。
作家在推动情节进展中,穿插了杨长雄与朋友成众下棋的情节,颇具匠心,别具一格。成众作为该剧的次要人物,虽然话不多,他的话总是和下棋有关。例如:杨长雄与吴太太开始争辩时,成众说:“下棋,下棋”,暗示杨与吴的争辩比较平和,两人的争辩何尝不是一场棋局。然后随着情节发展,“这盘棋你怕是下不完了罢?我自己下吧。”成众的这句话侧面凸显了此时杨与吴的争辩白热化,两人的“棋局”胜负难分。而在闭幕时,成众只说了一句话:“和棋。”一语双关,表面上似乎说杨长雄、成众下棋不分胜负。实际是指杨长雄与吴太太斗争也不分输赢。吴太太从李嫂那里得到第一个花瓶的赔款三块钱国币时,可以说是打了胜仗,但是当她眼看杨长雄把自己的另一只花瓶故意摔碎之后赔她三块钱国币时,她却吃了败仗。而杨长雄因说不服吴太太而用打碎花瓶来出气,似乎是打了胜仗;但他一个穷大学生平白无故地赔了吴太太三块钱国币,也可以说吃了一次小败仗。戏剧以“和棋”一句富有喜剧性的双关语结束,耐人寻味。
独幕戏剧《三块钱国币》
今天对次要人物作用的介绍就到这里了,在下一篇文章中,会向大家介绍另外两种次要人物在文学作品中的主要作用,我们下次见。

更多关于IB中文的内容:

文学作品中次要人物的作用(下)

IB考生如何快速提升对文学作品的理解能力呢?看这里有妙招!

马上免费注册1对1中文体验课!
请填写表单,您将免费得到一节1对1中文体验课和多本学中文电子书。
国家/地区

search no result

点击注册按钮,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服务条款隐私保护